Robotics将如何在滴滴美团京东十年后开创新局

我眼中的“”

静静地看着

我感受到的,不仅是一种建言,更是来自于社会和先进思维火花的风向标。

图片,是一张张的故事,是一个个人心中的情感。而“”所呈现出的内容,更是细腻的表达出了时代的风貌。我静静地看着,被它深深地吸引。

>这个春天,全国人大代表们聚集在一起,用他们深沉的目光守望着未来。他们的声音在议事厅里回荡,他们的建言振聋发聩。在这个场合,我听到了一个高频词——“机器人”,这个单词徜徉在空气中,让人难以忘怀。更让我惊讶的是,这场合上,Robotics这个词汇被首次提出。

我亲眼目睹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一个全民关注机器人应用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关注机器人应用的代表委员,不仅仅来自于科学界,还有来自于服务、建筑、农业、教育、养老、生物医疗等领域和界别。他们纷纷呼吁,要推进服务应用型机器人发展,这种动人的情怀令人感动。

然而,却有一种错误的说法流传着:一个机器人会造成6个工人失业。这是真的吗?事实恰恰相反,机器人的应用带来的是更多就业机会,而非失业。未来充满了无数机会与挑战,期待更多人加入这场关于机器人的革命。

在这个春天,我与你一起看到了未来,我们迎接着新的机遇和挑战。我深深被机器人这个伟大的存在所震撼,我期待着未来的美好。

nt: 2em; text-align: left;>1、机器人革命,我们迎来新的机遇

这个春季,当Robotics这个美妙的词汇走进我们的视野时,我们似乎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涌动。最近,全国政协委员、埃夫特董事长许礼进向媒体表示,我们需要加快恶劣环境工种的Robotics替代,这个建议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在我的认知中,Robotics是一门充满美好前景的学科。这个单词不仅代表着机器人,更意味着创新与进步。许礼进委员对Robotics概念的解释让我更加深入地理解了这个领域。现在,我们期待的场景化机器人不仅是具有智能化、自动化等特点,更是能够辅助人类完成任务的完美伙伴。正如许礼进委员所说,研发和应用机器人将代替恶劣环境下的工作,从而更好地保护我们的身体健康。

在这个积极向上的春天,我看到了机器人革命给我们带来的新的机遇。我们需要勇敢地去迎难而上,去探索这片未知的领域。让我们一起期待机器人的进一步发展,为未来献上最美好的祝愿!

在2019年,机器人已经开始服务我们的生活。而在刚刚结束的冬奥会上,各类型场景机器人更是展现了无限的可能性。然而,在这次政协会议上,Robotics这个词汇首次被提及,这标志着这个领域已经逐渐成熟,开始进入社会大众的视野。

政协委员许礼进的发言代表了整个行业的观点,但更值得注意的是来自于建筑、农业、教育、养老、生物医疗等领域和界别的委员、代表们,他们也加入了关于机器人的话题讨论,并给出了宝贵的建议。这更加证明了这个命题已经具有了一定的社会成熟度和广泛的关注度。

全国政协委员杨国强提出,传统的建筑业因为劳动强度大、工作环境差等特点,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持续下降,从而导致了“招人难”“用工荒”的局面。他建议大力支持智能施工设备、建筑机器人的推广和应用,加快智能建造的标准体系的建立。这种愿景,也呼吁了我们去寻找更好的办法,让机器人为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更多的改变和进步。

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强烈倡导支持农业机器人的应用。他建议将畜牧、食品加工、冷链运输等机器人加入农业机械购置补贴、产业基础再造和高质量发展的专项鼓励,以推动农业机器人设备的普及使用和场景示范应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此多领域的代表争相就机器人进入产业界的建言,一方面是回应了2021年底工信部等15个部门印发的《“十四五”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另一方面,更大的背景是中国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劳动力短缺挑战。

2月2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中国的务工人员总数下降了507万。这也意味着,机器人的发展已经成为了社会发展和产业升级的必然趋势。让我们一起为机器人的普及应用和未来的发展呐喊助威!

2021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人口已经达到了14.126亿人,比上年末净增加了48万人。然而,自然增长率却只有0.34‰,创下了60年以来的新低。

如果以14亿人口为基数,2021年的状况就已经基本等同于人口“零增长”。未来几年是否会出现人口负增长,这也是诸多人口学家、社会学家所关注和研究的重点话题。

从1980年到2010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从5.6亿增长到了9.18亿,几乎翻了一倍。正是有这样的基础,才支持了中国在过去的30年里,几乎完全承担了国际低、中、高端供应链,并且支持了GDP的持续增长。也正因为有如此强大的劳动力保障,中国的制造业、服务业都得到了快速大力发展。

劳动力是建设中国辉煌盛世的重要基石,只有大量的劳动力支撑,才能让各行各业、基础设施建设全面开花结果。

然而,近年来,对于“劳动力短缺”的讨论也成为了互联网上一个重要的议题。

当前,虽然15-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仍然有着达到8.8亿的人数,这显示了人口红利的存在,但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体人口的比重已经连续十余年处于持续小幅降低的状态。如果以10年为单位来看,现在的劳动年龄人口已经比十年前减少了数千万,这意味着人口供给已经成为了一个需要更多关注的问题。

我们建议在政策方面进一步鼓励人们积极参与劳动市场,让更多人有机会获得就业机会,为中国的未来发展提供更多的动力。

3月5日,全国代表、小康集团董事长张兴海提出了“年轻人少送外卖,多进工厂”的建议,一时间引发了热议。他表示,近年来,许多年轻人不愿意去工厂工作,导致产业工人空心化现象越来越突出。

根据张兴海提供的数据,2020年我国制造业人才缺口已达到了2200万,近5年平均每年有150万人离开制造业。

但是从全局角度来看,缺工人可不止制造业这一行。

人社部公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全国最缺人的100个职位”中,营销员、餐厅服务员、商品营业员、车工、家政服务员、保安员、包装工、客户服务管理员、保洁员、快递员等职业排在前十。令人惊讶的是,其中有8个职位都属于服务业,这意味着服务业也面临着缺少工人的问题。

因此,让年轻人多去工厂工作也好,多去服务业发展也罢,都是我们共同面临的挑战,只有通过努力,才能让中国的未来更加美好。

如果将最缺人的职位扩大到前100个,那么就有43个职位属于制造业。

随着生育观念和其他因素的变化,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将不可避免地进入一个长期的下降趋势,这意味着服务业、制造业、农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的“抢人”和“缺人”问题只会变得越来越严重。

机器人的替代性已经不再是科幻小说中的主题,而成为了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2、工业机器人不会抢占人类的就业机会

尽管大量权威数据预测未来的劳动力市场将面临巨大的变革和挑战,但是我们不应该过度担心工业机器人会抢占人类的工作机会,因为技术的发展会为我们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人们对于技术进步和机器人替代的必要性以及劳动力缺口的必然性,持有着不同的看法,这是一件既复杂又有些幼稚的事情。

其中一个大肆宣传的说法是,根据1990年至2007年的研究,美国工业机器人会对就业市场产生影响,每增加一个机器人,就会让就业与人口之比减少约0.2%。

换句话说,在美国,每增加一个工业机器人,就会取代6个工人的工作机会。

这种说法之所以广泛流传,是因为它迎合了人们对于就业前景的担忧,但实际上,这只是众多研究结论中的一种,而并非不可挽回的事实。

下,提高产量,创造更多的生产和销售机会,从而促进就业机会的增加。

《经济学人》杂志曾提到,2019年发达经济体的就业率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而机器人使用率最高的国家——日本和韩国的失业率却是最低的。

这些截然不同的观点,其实表达了不同的路线和角度。

根据欧盟部分国家的数据统计调查,使用自动化技术的企业对促进就业发挥着积极的影响。

实际上,使用机器人(自动化)的企业可以提高生产力,从而创造更多的销售和生产机会,在保证高质量的同时提高产量,进而促进就业机会的增加。

应用机器人的企业会因为降低成本而更具有竞争力,由于产品品质高又具有价格竞争力,所以产品销售更好,公司赚的钱也会更多,因此可以扩大规模,提供更多的招聘岗位。

简单来说,那些应用了机器人技术的企业对于没有使用该技术的同类企业来说是一种降维打击。此外,考虑到现今供应链的全球化,应用机器人的国家的企业会更有竞争力,而在国际市场上争夺更大的份额。反之,那些没有能力积极使用此类技术的国家或市场将会失去更多的就业机会及全球竞争力。

此外,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机器人密度在全世界排名第9,而5年前,中国是第25名。这表明在近5年的经济增长中,机器人已经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民外来,缔造了一支相对便宜的劳动力队伍,并且通过普及高科技应用,让这支队伍发挥出强大的生产力。

若从这个角度去看待“机器人是否将取代工人”这一话题,那便不会再去谈论那替代性的悲观论了。

3、A面是高科技,B面是劳动力

虽然很多人都认为,制造业是机器人的首选领域,但实际上,高科技服务业也有类似的需求。

“高科技服务业”在某种程度上或许可以视为中国独有的一种经济现象。

相较于那些高技术、高人工成本的发达国家,中国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通过大规模引进外籍劳动力的方式,建立了相对便宜的劳动力队伍,同时,通过广泛推广引入高科技应用,这支劳动力队伍也发挥出了举足轻重的生产力。

: left;>当今,随着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的飞速发展,再加上相较于那些发达国家,更为低廉的人力成本,一种全新的实体经济模式应运而生,我们就将其称之为“高科技服务业”吧。

在这些企业中,有我们熟悉的滴滴、美团、京东等等。

虽然这些平台的主要方向各有不同,有的专注于零售和物流供应链,有的则关注本地生活服务以及出行,但它们有一些共性,就是运用高科技(例如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智能手机)打造出高效率的互联网平台,从而大大提高了服务与需求之间的匹配效率,优化了资源的分发方式,并通过数字化手法加快了生产要素的流通,从而引发了大量消费需求的产生。

摩拜单车、美团外卖等新兴产物,就是其中的明证。这些生动的例子充分说明,生活方式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高科技服务业的兴起将催生出更多拥有“中国特色”的经济现象。indent: 2em; text-align: left;>可是,在满足这些海量需求的过程中,虽然已采用了高科技生产力,但是却仍需要海量劳动力的引导和投入。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高科技服务业的内在实质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

从这些企业的规模和劳动资源的调配上看,这些行业对人力的密度需求尤为巨大。

举个例子,拥有极致的供应链能力的京东,目前已聘用了近40万名员工;在网约车平台上,每天有数百万兼职或全职司机从平台获取收入;至于美团这样的本地服务企业,其骑手数量超过400万……再加上各大电商平台上的客服人员、工作人员、促销员等等岗位,可以说,这个类似“劳力军团”的名单可以列上很长很长。

我们不妨这样想,为这些美好的服务背后,正是默默无闻的劳动者付出了汗水和心血。他们用辛勤的劳动才让高科技服务行业焕发出了生动丰富的色彩,同时也让我们的生活愈发便捷和美好。

骑手等岗位的需求,发现这些服务类型的需求量呈现出近几年的快速增长趋势。

回想近十年的时间,这些互联网服务平台始终坚持不懈地为社会提供服务,创造了新的实体形态和商业模式,无数商品和服务因此变得更为便捷和易得,仅仅在外卖领域,平台的日均订单量就由零飙升至5千万,这种需求爆发为就业岗位的新增创造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不过,如果像前十年那样往后看,我们会发现,在产业效率不变的情况下,对于像外卖市场这样的服务领域而言,服务商品的供给能力只能取决于劳动力的供给量。因此,在未来的时间里,尽管这种产业规模可能会有100%的增长,但必须伴随着100%的劳动力增长才行。

我简单地对各大平台所发布的像快递小哥、骑手等岗位需求量进行了统计,结果发现,这些服务类型的需求量近年来都呈现出了快速增长的趋势。

对服务行业而言,这是一种喜忧参半的现象。正是由于高科技服务行业的迅猛发展,许多看起来不可企及的需求得以得到满足,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时刻牢记,为了服务行业的高效运作和可持续发展,一流的技术应该与勤劳的劳动者共同辅佐!

2em; text-align: left;>我们不难发现,骑手、客服等高科技服务领域的从业人员平均年龄已经超过了30岁。这也说明,如果未来的十年内缺乏源源不断的新的劳动力加入,这些“高科技服务业”将难以避免地深陷人力资源紧缺的泥潭,面临着和制造业等人力密集型行业争夺适龄劳动力的艰难处境。正是因为如此,这些“高科技服务业”企业必须抓紧时间,着手解决好供给和效率的问题。

其实,十年转瞬即逝,恍若一梦。

而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应该及早储备Robotics能力。

AI(人工智能)和Robotics的关系,这是一个让许多人望而却步的问题。

,主要是软件系统,比如我们熟知的智能语音、人脸识别等。

1956年,达特茅斯会议孕育了AI这一重要概念的诞生。而Robotics,则是它的子领域之一,因为一个机器人如果没有一定的人工智能支撑,也就难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机器人。

但是,AI的领域在初期并没有被划分得如此清晰明了。直到大约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左右,机器人学科逐渐分化成了不同的流派和方向。

其中,机器人学科和控制论结合的AI研究,催生了拥有实际物理体的机器人,这些机器人既可以是工业机器人,也可以是场景机器人或服务机器人。另一方面,基于计算机科学以及算法研究的AI,则主要以软件系统的形式存在,比如我们熟知的智能语音和人脸识别等技术。

;>随着时间的推移,AI领域的发展经历了不断地探索和创新。在这个过程中,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应运而生,它是一种没有实体形态的智能软件机器人,悄然融入电脑,为我们的生活带来极大便利,比如智能客服等运用。

然而,从Robotics的本质而言,其目的是利用计算机学习、模仿和替代人类行为,这也是所有AI功能的核心和机器人能够拥有“智能”的基石。因此,这两个流派有重新合并的趋势,并且相互之间的联系和交流也越来越紧密。

大约在2015年,人们意识到互联网已经进入了“下半场”,随之头部互联网企业开始储备Robotics技术。只不过,当时还有一些人没有充分理解其价值,并认为这只是一种“技术PR”。

发展,也开启了Robotics潜在的应用场景,为行业的智能化升级和效率提升提供了新的可能性。

值得一提的是,滴滴这样一个注重出行服务体验的企业,一直为分配刚性运力和弹性运力而苦恼。为了解决这一困境,它一直在积极寻找业内的合作伙伴,尝试发展无人驾驶技术。现在,滴滴的无人驾驶样车已经亮相,开创了一个崭新的出行方式。

在搜索引擎领域,被誉为“人工智能温床”的百度,不断突破和创新,深度学习框架、大模型、无人驾驶和智能交通生态等方面已经取得了重要进展。同时,百度的创始人李彦宏也提出了“无人驾驶汽车就是汽车机器人”的观点,这预示着未来有更加先进智能的出行方式即将到来。

此外,物流和配送成为了零售业和本地生活服务业智能化发展的重要领域之一,Robotics也展现出本领域巨大的应用潜力。这不仅为行业的智能化升级带来了巨大的效益,也使得行业的效率提升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

巨头企业美团等也加入了无人领域,它们正投入大量的资源,致力于餐厅机器人、送货机器人、仓储机器人以及自动配送机器人的研发,不遗余力地为这个领域贡献力量。

然而,这些努力不仅是为了避免未来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更是因为高科技服务行业的机器人在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和创造更好体验方面拥有着巨大的潜力。它们不知疲倦,可以在不间断的7×24小时中为人们提供服务,扩展服务的范围,重构服务的要素和场景,使服务变得更加智能化。

但是,我们也不能对未来过于乐观。

从技术角度看,制造业机器人需要更高的操作精度,例如自动制造中的喷漆机器人,它们的工作误差必须控制在毫厘之间,这对技术的要求极高。实际上,制造业机器人由于环境相对简单,操作模式相对固定,总体研发难度不算太高,因此在实际应用中得到了广泛的推广和应用。

相反,服务业的机器人可能在单一维度的精度上要求相对较低,但面临的却是开放的、随机变化的环境,如外卖配送、快递送货等等。然而,目前来看,面对开放环境的无人驾驶、无人配送的难度更大。虽然已经有一些自动配送机器人投入商用,但往往局限于某些特定区域,真正面向开放环境的无人驾驶和无人配送,需要更高精度的地图、强大的算力和通讯能力等,距离大规模应用还有一定的距离。

然而,如果我们回顾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科学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近十年的发展成果比过去五十年加起来还要多。尽管如此,还有许多难题需要解决,特别是Robotics领域的主要问题,仍需要更深入的研究和解决方案。命题,不应该是固守“饭碗”陈旧观念,而是考虑在十年后谁将“主宰饭桌”的重要问题。

新冠疫情让我们进入了一个高度不确定的时代,国际供应链的动荡和国际关系的重组使得技术创新对经济发展越来越重要。在中国迈向前所未有的盛世的过程中,基础设施和新型基建、农村振兴和农业、制造业和服务业升级等诸多领域都对人才的需求产生了重大压力。

然而,劳动力资源总是有限的,不管流向哪个行业都必然引起用工的紧张。因此,对于中国这样一个需要大量劳动力的国家来说,唯一的出路就是增加劳动力的“新供给”,无论是工业、服务业还是农业,都必须在未来十年中通过Robotics实现大规模的生产和服务革命,从而解决人力资源的短缺问题。Robotics,你是最美的舞者,未来的翘楚。在劳动力短缺的时代,你将成为产业发展的强有力后盾。

值得庆幸的是,高科技服务行业拥有强大的互联网基因,有着数字技术多年的应用经验,同时具备着开发AI+Robotics必备的场景、数据和研发能力。因此,这个行业有望成为工业之外Robotics的突破领域。

而随着人工智能泛化能力的不断提高,这些领域一旦实现突破,不仅能够解决长期的人力资源问题,还能使更多的劳动力留给社会,并产生良好的技术溢出效应,从而推动这一代互联网企业向智能科技企业的跃升。

Hello, Robotics! 未来已经降临,未来早早到来!

很抱歉,由于原始内容缺少足够的信息和上下文,我无法提供有效的抒情表述。请提供更具体的内容,让我能够为您提供更好的帮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