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生机器人被困网络世界

很多赛博朋克风格的电影都有这样的设定:

故事发生在几十年后的反乌托邦地球上。 整个世界都充满了黑色、阴沉的色调。 人类和机器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 虚拟与现实相互交融……网络背景中隐藏着关于生命、情感、人性等话题的哲学思考。

科技行业的创业者们似乎远超一般民众对“赛博朋克”的喜爱。 很多创始人喜欢从赛博朋克电影中汲取灵感,将一些科幻元素融入到公司的发展方向中,并以此来描述资本市场所理解和相信的前景和趋势。

受赛博朋克影响的行业很多,但影响最直接、甚至已经升级为行业信仰的无疑是目前舆论热议的“仿生机器人”赛道。

01

网络风格的产品定位

比如,前几天刷屏的演讲中,除了“跨越人生低谷的感悟”,雷军还带来了不少“私货”。 外界讨论最多的就是小米的人形仿生机器人CyberOne。

从《Rebus》进阶到《Resk》的雷军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对赛博朋克的喜爱。 他在产品命名中使用了“Cyber”前缀,充满了网络气息。 一年前的同一时间,小米还推出了第一代仿生四足机器人CyberDog,也命名为“Cyber”。

外界之所以用“Resk”作为雷军的新头衔,与埃隆·马斯克有直接关系。 后者也是赛博朋克的粉丝,曾将特斯拉的电动皮卡车命名为Cybertruck。 马斯克还喜欢从赛博朋克电影中寻找灵感,去年曾亮相特斯拉人工智能日活动。 TeslaBot 被马斯克更名为 Optimus。 新名字来源于《变形金刚》中的主角“擎天柱”。

不仅命名上“网络化”,仿生机器人的产品定位也带有浓郁的网络风格。 例如,小米对CyberOne的介绍是:“CyberOne可以和你一起开心,也可以在你失意的时候给你像老朋友一样的拥抱。”

为了满足“陪伴”的需求,小米为CyberOne配备了自研的MiAI环境语义识别引擎、语音情感识别引擎等能力,可实现85种环境语音识别和45种人类情感识别。 6类。 就像许多赛博朋克电影中的场景一样,机器人有望成为人们的“亲密朋友”。

稍显遗憾的是,CyberOne的成本高达60万到70万元,而且现阶段还只是一台“验证机”,距离量产的时间还很远。 特斯拉的“擎天柱”依然存在于PPT上,甚至最初的现场演示都是真人播放,让雷军把他抢到了“原型”。

好消息是,“仿生机器人”可能仍然是一个概念,但“仿生机器狗”已经是可用的产品。 小米的CyberDog、腾讯的Jamoca、玉树科技的Go1……其中很多产品已经可以完成跳跃、奔跑、滚动甚至踩梅花桩等动作,而且价格已低至万元,争相瞄准消费水平。 市场普遍开始在短视频平台年轻人中“种草”。

这也是“仿生机器人”被诟病的地方。

很多视频博主拍摄了很多关于“行走的机器狗”的内容,赢得了足够的关注。 同时,也向外界透露,即使是一些在重要舞台上跳舞的机器狗,也没有在现实生活中使用。 这并不令人满意。 视频中的许多机器狗在下楼梯时直接滚到地上。 他们能满足的只是少数极客所追求的新鲜感。

至于网络味仿生机器人是否有市场? 这个问题似乎并不难回答,波士顿动力的经历就是最好的例子。

02

波士顿动力被“不喜欢”

无论是仿生机器人还是四足机器狗,诞生于1992年的波士顿动力公司都是“鼻祖”,甚至可以说在技术上无与伦比。

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波士顿动力一直名副其实地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即使其营销主要是在 YouTube 上分享机器人视频,但几乎每一次新更新都会引发全球讨论。

恰巧这样一家“网红公司”,七年间三易其主。

2013 年,谷歌以 30 亿美元收购了由 Android 联合创始人安迪·鲁宾 (Andy Rubin) 领导的波士顿动力公司 (Boston Dynamics),并将其归入 GoogleX 项目,进行“面向未来的研究”。 在谷歌的背书下,波士顿动力第一代Atlas迅速崭露头角,随后推出了Wildcat、Spot等一系列仿生机器人,不断刷新人们对“机器人”的认知。

然而,2017年,谷歌宣布将波士顿动力公司转让给日本软银。 尽管讨论最多的原因是波士顿动力为军队服务,但负责谷歌“Replicator”项目的乔纳森·罗森伯格在 2015 年 11 月的言论中无意中透露了原因:“作为一家像我们这样规模的初创公司,作为一家公司,我们不能把超过 30% 的资源花在需要 10 年的事情上。”

可以证明,软银接手波士顿动力后加速了商业化进程,包括开发商业化前景光明的Spot Mini、推出Spot机器人租赁服务、以及在仓储物流等场景的发力。 结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 Spot机器人的年销量只有几百台,高昂的价格制约了消费市场的发展。 它最终成为连软银都想摆脱的负担。

波士顿动力公司创始人马克·雷博特表示:“没有25年的潜心研究,光是商业化是不够的。” 但资本市场显然没有这样的耐心。 2020年12月,韩国现代汽车集团斥资8亿美元收购波士顿动力约80%股份,七年间估值缩水三分之二。

当时很多人将原因归咎于软银自身的经营危机,并将波士顿动力的出售与软银出售阿里巴巴、ARM等资产进行了比较。 但不到半年后,软银斥资28亿美元收购了AutoStore 40%的股份。 AutoStore是一家主要研发仓储机器人的公司。 其业务重点是波士顿动力想要突破的物流仓储行业。

波士顿动力公司诞生30周年,机器人依然被誉为“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仿生机器人依然是机器人金字塔的顶端,波士顿动力依然是制造业的“明星公司”。仿生机器人产业。 但为什么波士顿Momentum是谷歌和软银的弃子呢?

波士顿动力并不是唯一需要考虑这个问题的公司。 一家积极向产业转型的机器人公司已经失宠。 看来,注重“陪伴”的国内企业应该反思一下了。

03

想象力输给商业化

几乎所有的古代文明中,都有关于“上帝创造人类”的传说。 正是源于人类文明深处的信仰,让我们趋向于“仿生机器人”。

早在上世纪末,电子宠物就风靡全球。 虽然当时的产品只配备了最基本的机器学习技术,但仍然受到了很多孩子的喜爱。 1998年推出的菲比精灵,全球销量已超过4000万台; 索尼1999年发布的电子机器人宠物AIBO,被很多日本用户视为朝夕相处的家庭成员。

如果人形仿生机器人能够在人工智能技术的赋能下,模拟人类在不同场景下的“感知-认知-决策-执行”过程,它可能会像电子宠物一样成为一代人的精神寄托,同时对应到一个重要的想象空间。

但现实世界毕竟与赛博朋克不同。 人并不缺乏情感的寄托。 家人、朋友、宠物甚至虚拟人都可以扮演这样的角色。 当务之急是缺乏生产力。

尽管特斯拉的擎天柱非常接近人类形态,但在官方声明中:“擎天柱当前的使命是降低特斯拉汽车产品的生产成本,同时能够执行危险、无聊、重复性或具有职业性的任务。”危险。 替代人力,重点仍然是填补劳动力缺口。”然而,机器替代人类的主要目的是效率,一味地让机器模仿人形工作,或多或少偏离了轨道。

按照这个逻辑,现阶段并不严格需要双足或四足机器人。 在民用应用中,“轮式”可以解决99%的问题。 在军事场景中,履带也能解决90%的问题。 留给双足或四足机器人的,其实是一个长尾市场。

可以参考中兵智能创新研究院工程师严岩的观点:“足式机器人更适合在室内或者工业场景的台阶上行走,适合工厂巡检,也适合户外行走。”土坡或碎石路。它们可以配备摄像头,可以完成一些功能,例如检测危险物品或引爆爆炸物,并根据不同的任务进行不同的设置。例如,对于铁路维护,机器人可以用于在铁轨之间来回巡逻。”

更何况,在这些细分场景的应用中,“脚踏实地”并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与足式机器人复杂的机械结构相比,“飞行”无人机无疑是更成熟、成本更低的选择。 在“硬件做减法,软件做加法”的产品开发理念下,硬件结构过于复杂的仿生机器人绝非主流,甚至可以说是高级产品。

应用场景苛刻、市场空间狭窄、研发投入巨大、维护成本高昂,仿生机器人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但商业前景并不性感。

有理由相信,小米、特斯拉等厂商玩家对仿生机器人的应用现状有着清醒的认识。 以玉树科技为代表的创业公司已经开始聚焦工业场景,试图协助工作人员在复杂地形、恶劣环境等特殊场景下完成安全巡查、探测探索、公共救援等任务。 但那些功能单一、营销高调的巨头却另有想法。

04

汽车和机器人的结合

目前涉足“仿生机器人”的玩家中,明确想要推出汽车产品的汽车厂商或品牌商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

不仅是波士顿动力的“新东家”现代汽车,小鹏汽车的生态企业小鹏鹏星推出了代号“小白龙”的机器人,百度在6月初发布了“汽车机器人”的新概念车……借用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的话说:“未来,智能汽车制造商也将是智能机器人制造商。智能汽车和智能机器人未来将是同一个行业,可以产生1+1>2的效果。”影响。”

通俗的解释是,仿生机器人与智能汽车的界限相对模糊,可以在自动驾驶、动力系统、智能交互等领域相互赋能。 尤其是在自动驾驶方面,仿生机器人一旦量产,将为自动驾驶提供海量的场景数据,而场景识别是L4级以上自动驾驶的必备要求。 汽车企业在研发仿生机器人方面有着无可比拟的先天优势。

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

小鹏鹏星的“小白龙”推出后,虽然现阶段的产品主要为孩子们提供有趣的骑行体验,算得上是一款儿童大玩具,但其却频频向外界透露“它在设计上适合家庭消费”的“场景中与人类共同生活的智能仿生机器人”的雄心。 在机器人整体概念风起云涌的氛围下,无疑对小鹏汽车的融资和市值都有好处。

雷军与CyberOne的互动似乎没能带动小米股价大幅上涨,但部分机器人概念股、小米概念股的上涨却是不争的事实。 中精电子、文一科技、赛象科技等机器人概念涨停,胜利精密、玉环数控等小米概念也涨幅不俗。

在互联网巨头停止造车之后,仿生机器人正在成为一个新话题。 他们不仅可以在产品开发上获得资本市场的青睐,还可以借机以低成本的方式增加品牌曝光度、制造“热搜”。 ,利用利好消息继续刺激股价。

以至于中金公司在雷军周年演讲后公开表态:手机厂商、汽车厂商纷纷进入人形机器人赛道,证实了人形机器人赛道具有足够的商业化价值和发展潜力。 不过,目前各大厂商发布的样机仍处于技术迭代阶段,缺乏成熟的应用场景。 行业发展阶段还比较早期。 与此同时,市场情绪已经发酵了一段时间,一些缺乏基本面支撑的公司估值面临回调风险。 建议大家从基本面角度关注优质企业的成长。

正如麦肯锡在相关报告中预测的那样,2030年全球15%-30%的工作岗位将因机器人的普及而发生变化。这样的愿景无疑令人兴奋,也是波士顿动力等公司坚信的未来。然而,目前市场上的仿生机器人大多只能执行一些简单的动作,与想象的距离不亚于现实世界和网络电影中的距离。 差距。

即便如此,仿生机器人的话题仍将持续热议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总有人能在新趋势中看到“机会”。

05

写在最后

现阶段仿生机器人最大的“强敌”或许就是同样带有赛博朋克色彩的元宇宙。

与动辄上万元的仿生机器人相比,人们只需佩戴VR眼镜,就可以进入沉浸式的虚拟世界,与那些饱满、真实、细腻的虚拟角色互动,满足当代人聊天、交谈、陪伴等需求。 年轻人需要的精神寄托。

目前,一些虚拟偶像正尝试摆脱“偶像身份”,通过互动、沉浸式体验打造同伴角色,为用户“情感输出”开辟道路。 电影《银翼杀手:2049》中出现的全息虚拟女友Joi可能会先于仿生机器人到达。

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看到仿生机器人与虚拟人之间的网络式战斗。

主持人|张合飞(Alter)

前媒体人和公关人员,现全职科技自媒体

虎嗅、钛媒体、36氪、创业邦、福布斯中国等专栏作家

转载、商务、开通及读者交流请联系个人微信“imhefei”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