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先生蒋凡重回阿里合伙人阿里重押海外市场

近日,阿里巴巴发布了2023财年(2022年二季度至2023年一季度)及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阿里在 2023 财年共实现营业收入 8686.87 亿元,同比增长 1.83%;实现净利润 655.73 亿元,同比增长 39.28%。

这也是自阿里“1+6+N”组织变革后,各业务正式从集团独立出去的第一份成绩单。今年一季度,阿里巴巴开启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组织变革:在阿里巴巴集团之下,设立阿里云智能、淘宝天猫商业、本地生活、国际数字商业、菜鸟、大文娱等六大业务集团和多家业务公司,形成“1+6+N”的架构。

本次财报的一大亮点是,新结构下,担任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董事兼首席执行官蒋凡、菜鸟集团董事兼首席执行官万霖成为阿里巴巴现任合伙人。与此同时,蔡景现、阿里云董事王坚、前阿里巴巴集团CTO程立则退出了合伙人名单。

在两大新合伙人的加入下,又将带领阿里讲出怎样的新故事?

1、营收增速放缓,国际业务救场

纵观阿里2023财年的业绩表现,虽然实现了整体上的同比增长,但营收增速放缓已经是不争事实。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3月31日的12个月内,阿里营收8686.87亿元,相较于2022财年同比增长2%,而2022财年及2021财年的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19%和41%。

此外,报告期内阿里净利润为655.73亿元,同比增长39%,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计算,净利润为1413.79亿元,同比增长4%。

年营收增长趋缓之下,业绩增长被提到了阿里的战略核心。而从业务表现来看,菜鸟和国际商业是阿里业务版图中增长势头最猛的。报告期内,菜鸟收入556.81亿元,同比增长21%;包括速卖通、Lazada在内的国际贸易业务收入为692.04亿元,同比增长13%。

此外,本地生活业务也实现了一定增长,包括饿了么、飞猪等业务在内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则为501.12亿元,同比增长12%。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的核心电商业务,在2023财年同比下滑了1%,财报显示来自中国商业收入为5827.31亿元。而包含了天猫、淘宝、盒马等在内的中国商业零售业务的收入同比下降了2%。阿里在财报中解释称,业绩下滑原因来自消费需求减少、持续的竞争以及疫情造成的供应链和物流影响所致。

可以预见,在核心电商业务持续疲软之下,正在爬升期的国际商业和菜鸟业务将担起重任,成为阿里接下来的重点发力方向。

如若对照业务增速来看,阿里的国际商业业务是提速最快的,2023年一季度,国际商业收入达到185亿元,同比增长了29%。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一季度,国际商业板块的收入在阿里巴巴集团总收入的占比已经达到 9%,与阿里云业务的体量接近,并列为第二大支柱。

2、蒋凡重回合伙人,带飞阿里海外业务

阿里国际商业业绩,蒋凡功不可没。2021年底阿里在组织架构调整后,将海外业务速卖通、批发业务阿里国际站、东南亚电商平台Lazada、土耳其电商平台Trendyol、南亚电商平台Daraz等一并归入了海外数字商业板块,交给了蒋凡管理。

蒋凡刚接手之际,阿里国际商业板块尚处于亏损状态,2021年四季度亏损率超过18%。在蒋凡接手后的一年内,通过对业务的梳理和本地化管理的加强,业绩实现了大幅增长。一年后,2022年四季度阿里国际商业的营收亏损率缩窄至4%。

在阿里内部人士看来,蒋凡重回合伙人是必然。蒋凡曾被看作是“阿里太子”,2019年加入阿里6年的蒋凡便出现在了阿里合伙人名单里,成为了最年轻的合伙人。

在加入阿里的前六年,蒋凡带领着淘宝成功实现了从PC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跨越,助力其线上业务增长高至80%以上,而后亲手孵化了淘宝直播,带领淘宝日活冲向破亿的新高度。深谙流量、算法和用户体验运营之道,蒋凡被冠以“流量王”的称号。

三年前,蒋凡因个人家庭问题引发了一场严重危机,并影响到了公司声誉。届时,阿里巴巴管理层对蒋凡作以下处分:取消了蒋凡阿里合伙人身份,对其记过处分、降级、取消上一财年度所有奖励。

而蒋凡随后被调至海外,也是在外界看来对其“明升暗降”的处罚。自蒋凡调离核心业务之际,时任阿里CEO的张勇曾再三强调“海外市场潜力巨大,海外业务增长迅速,并将其确定为阿里未来几年的主要增长动力之一”。

在海外打造零售巨头的想法,早在十多年前就根植在了阿里海外的规划之中。然而成立于2014年的阿里国际业务,在失去了稳定流量来源、货品需求和统一支付工具等优势下,在海外市场一直处于摸爬滚打的尝试之中。究其原因,阿里海外业务总体分散,未能形成一套成型的业务闭环。

在蒋凡上任后,第一件事情做的便是带着团队在亚洲和欧洲多个国家考察市场,不断调整策略和方向,对Lazada、速卖通在内的多个业务分别进行了更适合本土化发展的业务模式和战略调整。

今年3月,在西班牙、韩国和美国在内的55个国家和地区,速卖通上线“AliExpress Choice”频道,主打极致性价比。公开数据显示,Chocie的推出,带动速卖通进入了快速增长轨道,下载量激增。今年3月,速卖通订单同比增长超过50%,创下历史新高。

在蒋凡带领下,通过推新平台、提升Lazada市场份额、找到速卖通新增长点,打法收效显著。

2023财年,蒋凡领导的Lazada、速卖通、Trendyol和Daraz均实现了总体订单的增长,其中速卖通在韩订单增长超过30%,Trendyol在土耳其的订单增长超过45%,以当地货币计算的GMV同比增长超过了110%。

当前,阿里巴巴的海外年度活跃消费者已超过 3.05 亿人。在阿里成立二十周年之际,阿里曾提出了到 2036 年“服务 20 亿消费者,创造 1 亿就业机会,帮助 1000 万家中小企业盈利”的愿景,照此趋势下,距离阿里实现目标还有一段距离。

阿里国际业务的成功逆袭,对于蒋凡来说,是一次逆风翻盘。但放眼海外电商市场从来就不缺强劲对手,无论是低调发财的“SHEIN”还是今年以来迅猛发力的拼多多跨境电商平台Temu,字节跨境电商业务Tiktok,对于阿里来说都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海外跨境电商业务酣战在即。

3、菜鸟何时上市?

蒋凡之外,菜鸟集团董事兼首席执行官万霖也成为了阿里合伙人。在万霖的带领下,菜鸟在2023财年的业绩也十分显眼。从业务规模来看,菜鸟业务是整个集团营收增长最快的业务线,2023财年营收增速达到21%。

菜鸟业务成立于2013年,成立之初便是服务于阿里的国际业务。2014年,万霖从亚马逊离职后加入了菜鸟担任副总裁,负责仓配以及跨境物流的业务。不到三年之后,万霖就先后担任了菜鸟总裁、百世和圆通的董事。2022年初,万霖作为唯二被升任M7的高管之一,出现在集团晋升名单中,今年3月初的“1+6+N”组织结构改革后,万霖继续担任菜鸟集团CEO,并带领十岁的菜鸟启动了上市计划。

多年来,菜鸟在国际市场动作频繁,目前其海外物流网络已涵盖国际枢纽转运中心、海外仓、航空货运资源、集装箱运输、末端配送等各个环节。在万霖带领下,菜鸟国际业务做的风生水起,在全球三大国际快递公司垄断国际跨境电商的格局下,另辟蹊径为全球中小卖家找到了鑫物流模式。据阿里2023财年Q1财报,菜鸟营收中有72%来自外部客户,主要源自菜鸟在跨境物流上的开拓。

2023年财年,菜鸟对集团总营收的贡献上升至6%,营收年复合增长率超过了60%,而同期顺丰和京东物流均处在30%左右,优势显而易见。

在阿里采用“1+6+N”框架后,盒马和菜鸟是两大率先IPO的业务,届时阿里表示盒马上市流程预计在未来6-12个月内完成,菜鸟的上市计划则预计在未来12-18个月内完成。随后,官方宣传口径却变为了“菜鸟、盒马启动探索IPO”。针对其上市进展尚未有更新动态。

在蒋凡和万霖加入合伙人队列后,当下阿里六大核心业务板块负责人均以跻身阿里合伙人阵列,直接或间接持有阿里股份。在“1+6+N”框架之下,各业务板块有独立董事会,可以独立决策;同时,各业务板块负责人又都担任阿里集团合伙人,紧密合作。

在阿里国际商业和菜鸟两架快速飞奔的业务马车带动下,阿里能否再次迎来高光时刻,需待时间来验证。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