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血版鸿蒙华为的节奏和三大现实挑战

2019年华为发布鸿蒙操作系统,距今已过4年,此间更多被视为“套壳安卓”,因为它采用了安卓的底层代码AOSP,兼容安卓应用。

1月18日,华为终端BG CEO余承东在鸿蒙生态千帆启航仪式上宣布,新发布的HarmonyOS NEXT鸿蒙星河版(以下简称“HarmonyOS NEXT”)将是完全独立的“纯血鸿蒙”。

鸿蒙星河版系统底座全栈自研,去掉了安卓底层代码,仅支持鸿蒙内核和鸿蒙系统的应用。这标志着鸿蒙终于将迈出适配安卓的一步,也就是业内俗称的“纯血鸿蒙”。

全球终端类操作系统中,安卓和苹果iOS是两大操作系统,在最大类终端,手机操作系统领域,安卓和苹果联手拿下了中国87%,全球97%的市场份额。鸿蒙的独立有望改写这个格局。但操作系立,技术只是第一步,华为要改写目前格局,往后的99步是生态,做成了,才算成。

“你可以看到我们怎么样能够改写这个行业的历史。”在去年的华为花粉年会上,余承东放出豪言:“它将会是整个中国终端类操作系统里真正的王者。”

一个操作系统的成败,在于多少应用支持。《财经十一人》了解到,自去年8月HarmonyOS NEXT开发者预览版发布后,华为组建专门团队,快马加鞭与应用厂商的洽谈合作。华为终端云总裁朱勇刚的说法是,鸿蒙生态第一阶段的目标已经实现,已有200个头部App加入原生生态。第二阶段的目标是,到2024年中,覆盖5000个头部App。再下一个阶段,是50万个App。

朱勇刚说,华为将投入70亿元用于激励鸿蒙原生应用等生态创新工作。HARMONY NEXT的发布进度是,1月18日推出开发者预览版。二季度推出开发者beta版,四季度将推出面向消费者的商业版。

配合上述开发节奏,《财经十一人》从一位已接入鸿蒙的应用厂商处获悉,华为今年对鸿蒙的规划分为几个节点,一季度要求应用厂商开发出基础、能用的备份产品,供鸿蒙内部测试,年中时开发相对完整的应用产品。

华为内部有一条关于鸿蒙操作系统的“生死线”——跨越操作系统市场份额的16%后,鸿蒙操作系统才能在没有内力作用下自发行动起来,逐步壮大生态。目前安卓和苹果约占中国87%市场份额,剩下13%市场份额几乎为鸿蒙,距离这条“生死线”,不算特别接近,也差得不算太远。

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数据显示,2023年三季度,鸿蒙操作系统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达到13%,较上年同期增加6个百分点。只是在全球市场上,鸿蒙的份额仅为3%,而iOS和安卓的份额分别为16%和81%。

郭树煜是谷歌开发者专家,也是一家应用厂商的移动开发负责人。他对《财经十一人》说,鸿蒙操作系统将首先适配麒麟芯片,因此Mate 60、Mate 40等搭载麒麟芯片的机型有望率先升级,而Mate 50、P50、P60等搭载高通骁龙芯片的机型可能会慢一步。

在历史上,巨头科技公司主导的操作系统倒下的不计其数,如早期微软的Windows Phone(Winphone)、三星的Tizen。华为推动鸿蒙走上的独立之路,会用户渐失、没入历史尘埃,还是打通万物互联、成为下一个划时代的操作系统,挑战是具象的。

01 野心与时机

鸿立,早在华为2019年发布鸿蒙之时就有规划,兼容安卓只是权宜之计。

郭树煜认为,华为之所以需要独立于安卓之外,与软件层面的“卡脖子”太没有直接关联的,核心原因有二:

其一,华为需要建立一套完全自主的生态并掌握话语权,其中的商业价值、企业合作的影响力与兼容安卓不可同日而语。如果鸿蒙仍基于安卓生态,一定程度上还要遵循安卓的规范或延续历史的包袱,安卓也无法满足华为的所有需求。

其二,万物互联生态需要统一的内核架构。此前华为手机操作系统是鸿蒙(HarmonyOS),以安卓AOSP为底层代码,而汽车、平板、手表等其他产品采用的开源的Open Harmony操作系统,与鸿蒙没有完全打通。现在华为做的是将鸿蒙内核也替换Open Harmony,以提升跨终端设备的交互协同体验,降低维护成本。

一位华为鸿蒙开发人士告诉《财经十一人》,所谓的操作系统自主可控,并不是完全要从底层开始把系统重做一遍,而是从某个节点开始,能够做到不依赖于外界,独立向前发展。

此时有必要回顾一下华为在操作系统领域的布局和选择历史。

有前华为管理层人士告诉《财经十一人》,2012年起,自研操作系统成为华为2012实验室的主要工作内容。当时,2012实验室可以选择的技术路线有两种,一是基于LINUX内核做一个新的操作系统。二是采用分布式架构,重新做一套操作系统。前者门槛低,价值不高;后者创新和开发难度大。

对华为来说,苹果、安卓等手机操作系统已经比较成熟,形成了相对完整的产业生态;但是一台手机需要支持多功能和高性能,所以操作系统做得比较复杂、厚重,对资源的要求比较高,并不适合未来物联网低成本、灵活等特征。

几经权衡之下,华为选择了后者。

事实上,在2015年,华为就发布基于实时内核的轻量级的物联网操作系统LiteOS。它具备轻量级、低功耗、互联互通、组件丰富、快速开发等关键能力。华为希望通过“分布式总线”打通大小设备,在不同设备间实现高效的信息传送和控制。

这可以算是鸿蒙之前的操作系统路线的一次轻量化布局。

到了现在,实现完全自研操作系统,在技术上并不如想象中困难。“操作系统并不神秘,也没有那么复杂。”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软件工程系副教授赵小刚说,他曾开设了首个鸿蒙编程课程。

赵小刚向《财经十一人》介绍,安卓的底层代码即便过去有一定的技术壁垒,但十年过去,早已今非昔比。如今头部国产手机厂商基本都拥有自主研发的技术实力,问题是华为是否具备足够强的生态号召力。

华为为鸿蒙操作系统准备了四年的过渡期,直到Mate60系列手机携麒麟5G芯片回归。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数据显示,2023年三季度在行业大盘下滑之下,华为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从上年同期的9.1%增至12.9%,增加了近四个点,排名第六。

有多位接近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的人士向《财经十一人》表示,这个时机相对合适,而且稍显紧迫。

“如果现在不快速做这件事(鸿立),未来做成的可能性会逐渐降低。缺乏紧迫性,合作伙伴就会进入犹豫和观望期,最后这个生态一定会失败。”一位接近鸿蒙的华为人士说,“窗口只有1-2年。”

这个节点上,不只是手机,12月华为旗下的汽车品牌问界月销量首次超过2万辆,2023年全年问界销量9.438万辆,接近10万辆的年度销售目标。“车机一体”是鸿蒙操作系统突破现有市场格局的契机之一。

一场不错的翻身仗后,应用厂商看到了前景。“体量足够大的话,不是做不做的问题,而是一定要做。”一位App开发团队人士对《财经十一人》说,前几年华为手机式微,应用厂商的开发意愿低,但现在华为不仅有数亿存量用户,还在市场中保持着少见的增长势头。

对于App开发商来说,另一个实际的考虑是,如果竞争对手厂商率先开发了基于鸿蒙的版本,还拿到了用户,就意味着自己可能丢失获取华为用户的先机。而华为产品定价偏高,用户消费实力较强,也是许多应用厂商的重要客群。

对个人开发者来说,鸿蒙也是一次机会。移动互联网时代红利消失后,安卓或iOS的开发者们陷入职业瓶颈,在业务部门中逐渐边缘化。近年流行的低代码、AIGC(生成式AI)也在挑战前端开发这一职业。

而鸿立后,开发者们重新活跃起来,将开发鸿蒙列入KPI。一家App厂商技术负责人告诉《财经十一人》,他年终述职时刚把开发鸿蒙提上计划,预计春节后会有实质性进展。

鸿蒙推出的四年间,生态增长是一条平缓向上的曲线,绝大多数应用厂商的安卓版本可以无障碍跑在鸿蒙系统上,没有开发鸿蒙的动力。2023年8月华为面向开发者推出HarmonyOS Next预览版后,形势逆转。

“如果说以前是华为追着20%的开发者,在HarmonyOS Next以后是30%的开发者追着华为在跑。”郭树煜说,“当然,更多人还在观望。”

02 “一头”和“一尾”

华为的策略是由大至小,先攻克头部互联网应用,再带动中小企业。

华为终端云总裁朱勇刚表示,鸿蒙生态第一阶段的目标已经实现,已有200个头部App加入原生生态。第二阶段的目标是,到2024年中,覆盖5000个头部APP。再下一个阶段,是50万个App。

前述多位负责鸿蒙开发的应用厂商人士表示,对于首批适配鸿蒙的厂商,华为会提供技术支持和流量倾斜,包括华为渠道的宣发、应用商店排名等。

要做好这件事情,华为需要投入一笔不小的费用。2023年8月,华为宣布将面向生态伙伴在三年内投入百亿元,提供技术支持、营销活动,以及商业合作上的支持,如开屏广告和特色栏目等流量入口。更早以前的2021年,余承东就在华为开发者大会上透露,华为在鸿蒙研发与推广上已超过500亿元。

去年12月华为公布的数据显示,超过400家企业已启动鸿蒙原生应用开发,包括支付宝、美团、新浪微博、小红书、B站、高德地图。

应用厂商开发鸿蒙,必然意味着工作量与开发成本的增加。前述App开发团队人士介绍,从去年起华为技术团队开始与他所在的公司技术团队对接,前端工作量从原先的只需开发iOS和安卓,到多了一个鸿蒙,产品经理也要针对鸿蒙版本应用提需求,主要是复制安卓的功能。

他透露,华为今年对鸿蒙的规划分为几个节点:一季度要求应用厂商开发出基础、能用的备份产品,供鸿蒙内部测试,年中时开发相对完整的应用产品。

鸿蒙原生应用的开放节奏是:一季度鸿蒙内部约1万人左右测试,二季度不超过10万人,三季度开始引入真实用户约百万名,四季度时全面向鸿蒙生态中的用户开放。

一些大型互联网公司已开始招聘鸿蒙工程师,网易、美团、钉钉、微博等均发布了相关岗位,涉及软件研发、嵌入式开发等领域。

《财经十一人》了解到的信息显示,从技术的角度,开发鸿蒙应用的难度不大,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从零开始开发一套鸿蒙原生应用,一种是利用跨平台开发框架实现应用迁移。

郭树煜介绍,目前主流选择是跨平台模式,能复用70%-80%的代码,从头开发鸿蒙原生应用,效益不高。而且鸿蒙的开发者套件和社区还没完全稳定,华为鸿蒙技术团队也仍在探索中,等平台成熟后,他所在的公司的新项目有可能会开发鸿蒙原生应用。

跨平台开发框架是一种同时在iOS、安卓、小程序等不同界面开发应用的解决方案,相当于搭建一套脚手架。谷歌、Facebook、阿里等公司都曾推出过跨平台开发框架,包括Flutter、React Native、Weex等。这些框架在去年8月都得到了鸿蒙的支持。

在2023年开发者大会上,华为举的例子是华为商城App,采用React Native开发,最复杂的首页在搭建过程中花费了上千人天,移植到 HarmonyOS NEXT 上只用了20人天。

目前跨平台的开发方案主要由与华为合作的一些厂商牵头,如开鸿智谷和美团开发出了Flutter的适配支持、航旅纵横开发Weex的适配、京东开发Taro的适配等。中小厂商则可以使用已开发出的社区版本。

尽管华为不断增加吸引力、降低开发门槛,但要想打通生态,一“头”一“尾”最具挑战。

头部应用中,微信是鸿蒙最难攻克的一关。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十一人》,主流互联网厂商都在配合行动,唯独微信静悄悄。要拿下国民级应用微信,鸿蒙才算真正立住了。但至少在两个月前,双方尚未谈妥。

一位业内人士推测,一方面,微信与华为都是强势团队,都希望由对方来适配己方,微信或许希望系统给予更高级别的权限。另一方面,这涉及到升级鸿蒙系统后数据迁移的问题,微信超过13亿的月活用户数庞大的本地数据,如何在升级过程中不丢失。这当中还涉及到诸多商业利益的分配问题。

而尾部应用才是互联网生态中最庞大的组成部分。工信部数据显示,中国活跃App超过260万款,即便是Top5000的App只占0.2%。无法使用小众但刚需的应用,对用户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将直接决定他们是否要升级至鸿蒙Next,甚至继续使用华为手机。

前述接近鸿蒙的华为人士举例称,对各省份个人所得税App,鸿蒙的做法是主动与政府、合作伙伴洽谈、辅助开发。由于政府、国企有国产化考虑要求,这类涉及国计民生的App的适配意愿较强。

再进一步降低开发门槛的方案是虚拟机。据《财经十一人》了解,华为内部正在商议这套方案,面向没来得及或没条件适配的中小应用。HarmonyOS Next上保留安卓模拟器,用户将系统升级后,依然可以使用安卓应用,应用厂商也无需配合调整。

但这种方案对内存、性能存在一定限制,且一定程度上也会抑制应用厂商的开发动力,因此尚未最终确定。

03 三个现实挑战

生态这一关曾将多家全球科技巨头挡在门外,华为无法一蹴而就。在技术更新、商业前景、全球化等方面,鸿蒙仍有重重个阻碍。

郭树煜遇到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能够开发一个鸿蒙应用,顺畅无碍地跑在所有版本的鸿蒙系统上。鸿蒙目前提供给开发者的开发套件(API)在不断升级,但新旧版本间存在兼容性问题。比如能运行在HarmonyOS Next上的应用,运行在旧版的鸿蒙OS 4上却会卡死。这极其考验华为后续的技术迭代和对开发者社区的维护。

“在外界看来鸿蒙生态的水位不断上升,但实际落地中是经常有波动和反复的。”郭树煜说。

另一重挑战是如何保证应用后续的维护更新。开发一个版本的应用难度不大,但及时维护、保持更新的频率,将是一笔巨额支出。仅从人力成本来看,一个简单的应用增加一个运维团队的费用至少要上百万元。

这涉及到商业判断,以重金开发并维护一套鸿蒙版本,能为应用厂商带来多大价值。

华为为应用厂商描绘的图景中,鸿蒙生态分为北向与南向,北向是应用厂商,南向是设备厂商。鸿蒙的终端设备不仅包括华为旗下的手机、汽车、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还包括第三方厂商的设备,新设备将带来新场景与新流量入口。

华为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鸿蒙生态设备总量超过8亿台,预计到2024年,鸿蒙生态设备数量将逐步增至10亿台。

但这些设备方的参与者中,还缺乏有影响力的深度合作伙伴。一位头部家电厂商技术人士告诉《财经十一人》,一些中小硬件品牌接入鸿蒙生态的意愿比较强烈,对头部企业而言鸿蒙只是“增加亮点”,更倾向于将稳定、完整的生态互联体验留在内部。

因此就应用厂商而言,现阶段最看重的还是华为手机与汽车的市场走势——可以预见,增长将较为可观。

天风国际证券分析师郭明錤预计,2024年华为手机出货量有望达到6000万部,成为行业内增长速度最快的手机品牌。而据晚点报道,华为问界2024年的销量目标是60万辆,2023年这一目标还是10万辆。

最艰巨的挑战是鸿蒙的全球化。全球市场上,安卓与谷歌GMS(谷歌软件全家桶)的生态壁垒极高,迁移难度极大。其他手机厂商如小米、OPPO、vivo虽都在尝试自研操作系统,但均是基于安卓生态。目前华为手机在海外的操作系统依然是鸿蒙之前的EMUI。

一位荣耀操作系统负责人对《财经十一人》说,安卓的生态是非常完整、繁荣的,虽然安卓有自身的问题,如服务间、设备间有明显的边界,用户使用起来比较复杂,但荣耀考虑的依然是在安卓框架之上如何自研中台,增强连接体验。

一位华为高管对《财经十一人》说,纵观历史上所有成功的技术体系、生态体系都必须做到全球化,如果只在一个区域内是很难长远生存和发展下去的。“操作系统成功的定义有且只有一个,就是国际化的成功。”

上述接近鸿蒙的华为人士也称,虽然华为暂时无法解决海外头部应用的生态拓展工作,但鸿蒙的计划是在中国立足后,逐步向海外覆盖。

业内逐渐形成了基本共识,鸿蒙迈出独立一步后,有相当大的概率能在中国市场成功。“如果前几年很多人还在观望、嘲笑套壳安卓,现在这种声音已经没有了。”郭树煜说。

(《财经》记者刘以秦对此文亦有贡献)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