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业储能元年是真火还是假火 36氪新动向

文字 王芳雨

 

编辑 苏建勋

近两年国内储能市场的火爆有目共睹,但2023年的一个新变化是工商业储能火了。

首先看现象。

近期,多位行业高管发布信息称,工商业储能业务正在向好。 美克盛能源董事长魏琼近日公开表示,初步预计上半年业绩同比增长3至5倍; 收入规模约为3000万元,保守估计今年将达到4亿元。

工商业储能公司灵潭智能COO龚悦向36碳网表示,预计今年国内工商业储能装机量将同比增长3-5倍,装机量将同比增长3-5倍。预计产能将达到5GWh甚至更高。 盛虹国内储能事业部总经理刘蓓也在近期的一次会议上公开表示,从盛虹PCS(储能变流器)出货量来看,基本上(今年国内工商业储能装机量)可以达到3- 4倍增长。

所谓工商业储能,是指容量、功率较小的储能系统,用于工商业。 目前主要通过“电价低时从电网充电,电价高时放电”的方式为电力公司节省成本。

智能家电配网_智能家电网_家电智能网关/

储能细分市场类型

在当今更具挑战性的宏观环境下,工商业储能仍能实现“井喷”增长。 其背后最大的原因是储能经济性的快速提升。

今年以来,碳酸锂价格较去年11月高点已减半,降低了占成本50%以上的重要组成部分——储能电池的成本。储能系统,增长近10%。 储能系统的初始建设成本也有所下降。

多位储能企业高管向36碳网表示,目前广东、浙江两省的工商业储能可以实现“两充两放”(即每天充放电两次),投资回报最快期限可以是3-4年。 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这是极其可观的投资回报。

然而,在市场火热和预期高增长的背后,目前工商业储能仍然是一个小生意。 与万亿规模的潜在市场空间相比,仅迈出了长城的第一步——下游投资热情在增加,但规模需求尚未形成。

“一个典型的表现是,国内金融机构对持有工商储能资产仍心存疑虑,对工商储能项目没有那么多大规模介入。” 宫越说道。

一般来说,一个项目产生经济性、可预期的效益后,可以促进金融产品的成熟,从而形成社会化投资,促进其发展壮大。 这是市场实现规模化发展不可或缺的“放大器”。

目前,国内光伏项目背后的主要投资者和持有者实际上是国有企业和金融机构,它们持有国内市场约80%的光伏资产。 但目前,国企和金融机构大举投资7-10年回本的光伏项目,却对3-4年回本的工商业储能项目充满疑虑。

这种看似违反经济规律的现象表明,工商业储能实现规模化发展的最大症结并非经济效益,而是其他更关键的因素。

工商业储能元年,资本密集入局

2023年,国内工商业储能有望正式迎来元年,业界期待这一天已久。

“2021年,大家都在提工商业储能元年的概念。21年以来,峰谷价差拉大,使得工商业储能初步经济。但由于价格偏高, “碳酸锂,这两年没有落地的项目很多。今年这个行业真的迎来了爆发。” 一位储能公司高管告诉36碳网。

今年以来,影响工商业储能经济性的两个重要因素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首先是碳酸锂价格的下跌。 如上所述,这直接影响储能电池的成本,进而影响整个储能系统的初期建设成本。

其次,今年国内多省峰谷电价差持续扩大。

目前工商业储能系统主要通过“电价低时给储能站充电,电价高时放电用于企业生产”的方式为企业节省电费。 峰谷电价差扩大后,工商业储能系统的经济性也能相应提高。

天合储能战略市场与产品管理总监李秉文告诉36氪,随着峰谷电价差不断扩大,目前国内已有22个省份出现峰谷电价差。超过70美分,较今年1月有所增长。 4个省。

每千瓦时电7分钱是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确定的工商业储能经济性门槛价差。 李秉文表示,国内22个省份的工商储能已初步走向经济化。 尤其是广东、浙江两省,每天两峰两谷即可实现“两充两放”,预计投资回收期已在3-4年之间(工商业储能电站寿命约为10-20 年)。 15年)。

经济效益的提高自然会带动下游需求的增长。

“我们在市场一线的感知是,关注工商业储能的人,无论是企业主还是投资者,热情和关注度都急剧上升。” 乐创能源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潘多兆告诉36碳网。 他预计,今年国内工商业储能装机增速将超过大储能(发电侧、电网侧大型储能),成为增长最快的储能细分领域。

一级市场上,投资机构和投资者早已提前布局,等待拐点到来。

“去年大家可能都盯着大储能,今年回过头来看,大家都在关注工商业储能。” 清芯资本创始合伙人胡宇辰向36碳网表示,今年整个投资市场,包括初创市场,都看到了用户侧储能的细节。 子行业发展很快,可能有三四千家企业涌入这个领域。

在整个电化学储能市场中,工商业储能细分领域扮演着特殊而重要的角色。 据胡宇辰测算,预计发电侧市场容量约为5000亿元,电网侧约为2500亿元,用户侧(包括工商业储能)容量在5之间6万亿元,远大于发电侧。 和网格侧。

更重要的是,工商业储能是真正的市场化赛道。 胡宇辰告诉36氪:“去年(国内电化学储能)装机量很大,但可能80-90%是政策执行拉动的,真正面向市场的用户不到10%。商业储能从2017年的经营状况来看,具有较为确定的商业模式,并产生了持续的经济效益。”

基于此,工商业储能也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多位业内人士向36碳网表示,“工商业侧的储能才是真正的商业市场,是由用户决定的市场。” “储能真正的决战在工商业用户一边,赢了工商业,就赢了世界。”

智能家电配网_家电智能网关_智能家电网/

工商业储能盈利模式

并且随着后续储能成本的降低以及虚拟电厂等新盈利模式的逐步开启,工商业储能市场的经济性将不断提升。

美克盛能源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严晓告诉36碳,锂电池行业的发展遵循“莱特定律”,即当整个行业产量翻一番时,成本预计将下降15% % 至 20%。 这样的成本降低路线也将被遵循。 储能电池供应商海辰储能创始人王鹏程今年3月接受采访时也表示,通过材料成本降低、制造成本降低和产品技术迭代,未来储能系统成本将降低一半。未来五年。

虽然只有少数省份能够在3-4年内收回成本,但不少储能企业高管一致认为,未来经济将不再是工商业能源规模化发展的主要障碍存储市场。 如上所述,工商业储能规模的最大症结在于经济以外的因素。

工商业储能最大瓶颈不是经济

近年来,“元年”似乎已经成为一个被传教士滥用的术语,其真正含义是指某事或事件开始发生的时间。 第一年的标题往往意味着这一段赛道才刚刚开始。

市场火热的背后,其实工商业储能还只是一个小生意,距离大规模发展还很遥远。

央视财经近日在中关村论坛上援引专业机构的预测指出,新能源存储市场规模(指抽水蓄能以外的新能源存储技术,锂离子电池储能占比95%以上)全年预计突破480亿元。 工商业储能装机量仅占10%左右。 简单计算,今年工商业储能市场规模不足50亿元。 与5-6万亿元的潜在市场空间相比,这只是长城的第一步。

如果按一个工商业储能项目平均建设成本为500万元估算,今年国内工商业储能市场装机项目数量约为1000个。 这意味着下游业主或投资者尚未对工商业储能形成普遍性、规模化的需求。

一个3-4年就能回本的项目,为何还没有成为大生意?

龚跃告诉36碳网,目前下游项目投资者最关心、最关心的问题是工商业储能系统的安全性。 虽然工商业储能系统的回报率相当可观,但一旦发生火灾、爆炸等事故,项目的回报率将直接归零,甚至造成其他财产损失。 对于投资者来说,收益大于损失。

智能家电配网_智能家电网_家电智能网关/

2021年7月,特斯拉澳大利亚锂电池储能设施发生火灾

目前,全球储能市场每年发生数十起火灾爆炸事故。 2021年国内大红门储能火灾爆炸事故也给行业带来了惨痛的教训。 但到目前为止,我国储能还没有非常明确的安全标准来规范产品。

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储能所副所长易彪在近期的一次会议上也指出:“现在的储能系统都是集成商,他们按照自己的理解将这些设施进行组合和布置。这种标准化是仅限于企业级别,尚未上升到行业和国家标准水平。”

因此,“对于保险行业来说,目前还没有真正属于电化学储能的电化学储能保险产品,如何让保险公司敢于承保储能并接受订单将是一个重要问题。” 关仪 标记表示。

除了安全问题,下游储能投资者也对储能相关政策的可持续性存有疑虑。

龚跃表示,工商业储能的经济来源目前主要通过当地峰谷电价差来衡量。 目前的趋势是,全国峰谷电价差仍在逐步拉大。 现阶段经济正在向好,但一些投资方会担心峰谷电价差价政策能否继续下去。

此外,目前全国多地对工商业储能安装提供相应补贴。 有的补贴是项目建设期间一次性补贴,有的补贴是后续运营时按千瓦时补贴。 一些投资者还担心这些补贴无法兑现,从而影响项目的回报率。

由于种种原因,下游项目的潜在投资者,包括企业自投、第三方投资运营商,尤其是金融机构,对投资和持有工商业储能项目仍心存疑虑,限制了市场的拓展。

“我们认为(工业和商业储能)只有以资产的形式出现才能得到更好的推广。 不过,目前金融机构布局十分积极,但实际动作却相对较少。 从金融层面来看,它针对的是工商业储能。 产品还不够完善,专门针对储能的配套保险产品还很少。” 宫越说道。

利益与风险并存,先行者积极探路

工商业储能元年只是一个开始。 要打消下游项目投资者的顾虑,将项目变成可靠的资产,让金融机构广泛参与,真正实现规模化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方面取决于相关行业和国家技术标准的成熟和颁布。 如上所述,只有标准成熟后,保险公司才敢承保、接受储能订单。

“行业的标准越来越完善,有了衡量国内工业和商业储能安全性和性能的标准,大家的投资热情就会增加。” 龚悦告诉36碳网。

今年7月,关于电化学储能安全的国家标准GB/T 42288-2022《电化学储能电站安全规程》将正式实施。 工商储能产品标准和细则将进一步完善,金融机构也有望进一步强化。 以及下游投资者对储能安全的信心。

另一方面,就像一开始的光伏一样,下游投资者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慢慢接受这个资产。

整个国内储能市场自2017年启动至今仅六年时间,其安全性、可靠性和稳定性尚未得到充分验证,市场对此仍存疑虑。

龚跃表示,如果储能是一种资产,未来能够保持长期安全、可靠、稳定运行,这一点已经被时间验证。 即使投资回收期远长于3-5年,也会被金融机构认可为可以长期持有的资产。

一个可比较的对象是当今的分布式光伏市场。 虽然目前国内分布式光伏电站的投资回报期一般为7-10年,远长于工商业储能,但由于十几年的验证,大量金融机构和国家国有企业纷纷介入投资。 目前,国内分布式光伏市场规模接近200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市场上已经有一些专业、有信心的投资者正在“积极探路”,作为先行者参与工商业储能项目的投资。 他们觊觎项目丰厚的回报率,但也承担着储能安全、政策变化等诸多风险。

一位储能企业高管告诉36氪,在工商业储能经济实力较强的浙江省,至少有30家投资者正在大力投资工商业储能项目,资金来自私募股权投资和银行分配。

融资租赁、保险等一些金融机构也开始积极介入工商储能领域,推出储能相关金融产品。 “我们已经错过了3万亿的光伏市场,我们不能再错过3万亿的储能市场。” 平安国际融资租赁城市基础设施及运营集团产品总监郭兴亮在近日的一次会议上表示。

根据一线的观察,上述储能企业高管告诉36碳网,两三年后,整个金融领域对储能的资金和金融支持都会非常成熟。

36 Carbon指出,国家大规模发展储能的政策也是三年后的事。 2022年3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发布《“十四五”新型储能发展实施方案》指出,到2025年,新能源储能从商业化的初级阶段。

届时,工商业储能市场或将真正迎来规模化发展的拐点,向万亿级市场迈出关键一步。

推荐文章